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 深度

特朗普“新班子”鹰派当家!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时间:2016-12-02 10:51:47  来源:中国军网 放大 缩小 默认

  提要:“鹰派”当家,似乎已经成为特朗普执政班底的一大特色。倘若一个个“鹰派”人物真的如愿上任,未来四年,美国的对外政策显然会更加具有进攻性,中美关系也极有可能会变得比以往更具挑战性。

4326155143320969281.jpg

  离入主白宫的日子越来越近,特朗普的执政班底也渐渐浮出水面。据美国媒体披露,特朗普有意让66岁的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詹姆斯·马蒂斯担任国防部长。之前,当选总统已经提名57岁的退役中将迈克尔·弗林为总统国家安全顾问、52岁的迈克·蓬佩奥为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同样有着军人经历。“鹰派”当家,似乎已经成为特朗普执政班底的一大特色。就连特朗普选中的白宫中国事务首席顾问白邦瑞,也是一位著名的“鹰派”人物。甚至有媒体调侃说,特朗普是在组建美国的军政府。

  71岁的白邦瑞曾是拉姆斯菲尔德担任国防部长时倚重的中国事务顾问。由他主笔的2005年《中国军力报告》曾极力鼓吹“中国威胁论”。他的公开身份是美国国防大学和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主任,不过此君还有一个头衔:国防部长办公室政策研究室高级顾问。伴随着年龄的增长,白老头的猜疑之心和好斗意识也日益见长,如今已成为五角大楼里一只有名的好斗之“鹰”。去年,白邦瑞在其新著《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强国的秘密战略》一书中,无中生有地杜撰了一个“中国百年的秘密战略”,声称这个秘密的核心是中国计划“在2049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而他认为美国“完全被欺骗了”。

  倘若这一个个“鹰派”人物真的如愿上任,未来四年,美国的对外政策显然会更加具有侵略性和进攻性,中美关系也极有可能会变得比以往更具挑战性。

  挑战一:中国的地缘政治会更趋复杂?

  至少在此之前,不少人将特朗普的当选解读为孤立主义在美国的重新兴起,从而认为美国会减少对中国地缘政治上的围堵。现在看来,这极有可能是一厢情愿。轻意识形态而重经济利益的特朗普会不会对中国单刀直入,从而在地缘政治上对中国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战?

  特朗普有两个最重要的竞选口号,一是“使美国再次强大”;二是“美国优先”。有分析认为,与“鸽派”相比,美国的“鹰派”会更重视美国利益,也会“更聪明地”撬动地缘政治力量来围堵中国,为中国崛起制造不稳定因素——因为投资者最避讳的就是不稳定,这样可以更加方便地促使资本流出中国并流向美国。虽然奥巴马和希拉里都强调使用“巧实力”,但在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眼里,这两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对中国还不够强硬、策略上也不够聪明,不过仅有一些“糟糕经验”而已。

  也有专家认为,不排除美国与俄罗斯交好的可能性。一方面,在特朗普看来,国力已弱的俄罗斯已经不可能对美国的霸主地位形成挑战,尤其是俄罗斯没有能力“损害”美国的经济和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与俄罗斯修好不仅有利于美国从欧洲脱身,而且还可以通过与俄罗斯合作,尽快解决中东的恐怖主义势力——这样,既可节约美国的军费支出,还方便美国将更多的军力集中到亚太。更重要的是,美国一旦未来与中国发生冲突,至少可以保证俄罗斯保持中立。可谓一举多得。

  尽管上述观点尚处于猜测阶段,俄美两国能否修好也只能今后眼见为实,但是,如果美国和俄罗斯真的和解,也就意味着欧洲也会很快与俄罗斯和解,日本与俄罗斯的关系也将发生改变。果真如此的话,中国的地缘政治显然将会发生微妙变化。

  挑战二:美国的军事政策会更趋强硬?

  事实上,特朗普选择众多“鹰派”进入自己的执政班底,尤其充实到军事及国家安全领域任职并不令人吃惊,这与他竞选时发表的强硬言论是一致的。

  还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一直在尖锐地批评奥巴马总统2011年将美军从中东撤出的决定。在他看来,“自从美军从伊拉克撤出之后,伊拉克、叙利亚、埃及和利比亚都被卷入动荡之中,而‘伊斯兰国’却得以壮大”。特朗普宣称每年将对美军军舰和战斗机的投资增加900亿美元,通过加大军事方面的投入来“重塑美国的军事力量和领导地位”。

16316081602008762682.jpg

  按照特朗普的设想,美国陆军将由47.5万人增至54万人,海军陆战队将扩至36个营,空军确保拥有至少1200架战机,海军军舰数量从目前的274艘增加到350艘。

  也正因为这些强硬言论,特朗普在“鹰派”占上风的美军中一直拥有较高支持率。美国《军队时报》调查显示,特朗普在现役军人中获得了压倒性支持,军方认为美国军队将在特朗普领导下更加强大,军人生活质量也会得到改善。当选总统后,特朗普投桃报李,选择经常批评奥巴马及其国家安全团队的退役上将詹姆斯·马蒂斯作为国防部长的首要人选,就不足为怪了。

  马蒂斯曾任美军联合部队司令部指挥官,参加过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率军在2004年的费卢杰战役中作战勇猛。马蒂斯有句名言:“要礼貌,要专业,也要有干掉每个和你打照面的人的计划。”尽管马蒂斯因好战言论名声不佳,特朗普却毫不掩饰对马蒂斯的偏爱,不仅称其为“真正的大人物”,还发“推文”表示“詹姆斯·马蒂斯将军为国防部长考虑人选,他是真正的将军中的将军”!

  专家分析,一旦好战的马蒂斯执掌五角大楼,再加上另一位好战的日裔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特朗普政府在军事上的表现尤其是在中国周边的表现注定不会风平浪静。此前一些媒体炒作的所谓美国会因经济原因从日本、韩国撤军的话题显然不太靠谱。相反,正如美国《军队时报》所指出的,特朗普时代的美军将拥有比目前更大的规模,在新型武器装备方面将投入巨额资金。

  军力增强、投入更多、“鹰派”掌权,种种因素汇合到一起,也就注定了美国的军事政策会更加强硬。

  挑战三:美国的亚太战略会更趋强势?

  虽然特朗普公开宣布在上任之后将正式放弃奥巴马时代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但这绝不会像网上流传的段子一样,被简单解读为“特朗普毙了TPP,日本哭了,中国笑了!美国退出‘亚太再平衡’了!”

  特朗普放弃TPP只不过出于经济原因。他显然已经看清,即便废除了TPP,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一干国家依然会跪拜依傍美国,继续做美国的坚实盟友。尤其是安倍治下的日本,不紧紧抱住美国大腿,又如何实现早已膨胀的野心?

  况且,特朗普也始终并无改变“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意。

  一是,特朗普从未有过否定“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言论。特朗普对“亚太再平衡”战略最具冲击力的讲话,是要求日本和韩国必须分担更多的安保费用,否则将撤出驻日韩美军。在这里,特朗普并没有否定“亚太再平衡”战略,他的批评集中体现为“商人的精明”,也就是不能既让美国出钱又要美国出力。对此,他的外交政策顾问彼得·纳瓦洛和军事幕僚亚历山大·格雷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文章指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没错,只是缺少资源支持;特朗普提出的海军重建计划恰恰是向亚洲盟友保证,美国仍是亚太地区安全的长远保障。

  二是,特朗普政策的明确指向是加强防务。特朗普在对防务政策发表演讲时曾表示,若当选总统,将解除“自动减赤”机制对防务预算的限制,大幅增加防务预算,每年增加900亿美元国防预算,扩充各军种兵力和军备。不但美国增加防务投入,同时要求盟友增加分担。这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即美国用于军事的资源将从内外两方面得到增加。那么,军费盘子更大了,用来干什么呢?对付俄罗斯?特朗普明确表示要改善美俄关系;对付朝鲜?特朗普说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举行会谈。那么,到底是对付谁呢?也许,只有特朗普和他的“鹰派”内阁心里清楚。

  其实,回顾特朗普竞选时的言论,是不难发现他对中国的基本态度的。在经济领域,特朗普指责中国“进行贸易保护、操纵汇率””,扬言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反补贴税”;在军事领域,特朗普也曾批评中国的南海政策,说中国“不够尊重”美国,声称在他当选后将加强美国在东海、南海的军力部署,“威慑中国”。当然,为拉选票而拿中国说事也是美国选举时惯用的伎俩,上任后到底如何,还有待观察。

  美国是利益至上的国家。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只会比奥巴马更加看重经济最为活跃的亚太地区。只要亚太经济依然充满了真金白银,美国人就无法克制掌控这一地区的欲望。

  可以预见,为了安抚日、韩和新加坡等盟国,特朗普肯定会继续保持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强力存在。甚至不排除以经济和技术援助的方式让某些国家增强军事实力,代替美国达成部分重返亚太的战略目标。对于台湾地区,尽管特朗普未必喜欢蔡英文,但也绝对不可能抛弃这个制约中国大陆的重要棋子。甚至不排除特朗普会以敲蔡英文“竹杠”的方式,坚持向台湾地区大卖武器——既赚得盆满钵满,又为中国制造了麻烦。

  相对于奥巴马和希拉里注重软实力与硬实力相结合的“巧实力”亚洲战略,集中了众多“鹰派”人物的特朗普团队显然更加偏好硬实力和铁腕介入。至少根据目前言论,特朗普和他的幕僚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比希拉里更加坚定的“亚太再平衡者”,美国的亚太战略显然也会更趋强势。

  这些年,两个专有名词用来形容美国的两派人马,即:“熊猫拥抱者”和“屠龙者”。前者指主张与中国接触,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态度乐观的“鸽派”;后者则是指那些对中国保持警惕并采取强硬立场,对中美未来发生冲突的前景比较悲观的“鹰派”。其实,不管是“鹰派”还是“鸽派”,对于中国只是表现形式不同,本质上是殊途同归的——只要中国还在崛起,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也就不会罢休。

  历史已经证明,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只有相向而行,才既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世界;中国人不惹事也决不怕事,不管美国采取怎样的亚太政策,中国的崛起注定是阻挡不了的——这一点,精明的特朗普显然不会不清楚。

  (周汉青)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和合承德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日报社和和合承德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和合承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和合承德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