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 新闻 > 县区新闻 > 丰宁

“水星”在丰宁再升起

时间:2014-10-16 09:23:43  来源:和合承德网 放大 缩小 默认

  周 舟

  出丰宁县城北行十几分钟的车程,潮河右岸坐落着一处幽静、整洁的三合院。大门朝西大开,庭院纤尘不染。一株主干粗壮的老梨树,分出三根大树杈,茂密的枝头,悬挂着硕大的梨子。从梨树的冠盖上望去,一体蓝色的彩钢瓦,罩着现代化的奶粉、苦杏仁粉生产线。鸟枪换炮了,这是彻底整修后的新气象。

  这里是河北省唯一的一家获得许可,可以生产野生杏仁粉系列、乳制品的企业,用水星冠名,气魄宏大,星运高照。在李征接手之前,水星曾经有过不俗的业绩。在1988年,由老厂长张宁领衔创建的这家企业,我多年以前采访过他,如今故人已去,他发明的苦杏仁粉专利技术,作为遗产留在了身后。

  这里出品的奶粉,塑料包装袋上,一头黑色的荷兰奶牛在吃草。牛奶、苦杏仁原料,均属丰宁地产,产品在丰宁、承德及外阜,至今留有口碑。“水星”的衰落与危机,出现在四五年前。自称有“叛逆”性格的李征,在企业面临“生与死”的临界节点,出手接盘水星。那么,水星还能够星运长久吗?

  两杯乳白色的苦杏仁茶,放在我与年轻的总经理李征面前。我品尝,味道微苦、微甜,口感圆润,咽后留有清香。杏香唤醒了我陈年的记忆,我俩开始“煮苦杏仁茶”论英雄。

  “李征,你投进去2000多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他坦然告白:“我知道,这是我的身家性命。”我提醒,风险与成功依然与他同在:“搞不好,你们李家会倾家荡产。”他很明白:“我的两肩担着危机,我背负的是希望。”

  聊到了星象。天上有八大星球绕地球运行,水星是距离地球最近的星辰。假若地球人那一年去水星殖民,苦杏仁也会被送到水星上去。地球人变成宇宙人也还是人,是人就要吃饭吃药,苦杏仁是良药也是有食疗价值的食品。像这样珍贵的天赐珍品,是有市场需求的。我要做的事情,是要比前任做的更好,不惜把身家性命押进去。

  来丰宁采访的头几天,我在万树园小区挂着水星招牌商铺的门前,碰到一位女邻居,买了一箱水星牌杏仁粉。我问她好喝吗,她说我年轻时在老家丰宁,就吃了多年的苦杏仁,后来就喝杏仁粉。再后来断了几年货,这不,最近又上市了。

  青年时代,我在丰宁生活、工作过8年,有过许多让我难以忘怀的故事。疯狂采摘苦杏仁的那些故事,发生在丰宁夏末的群山里。依靠“吃山”的贫困山人,把采摘苦杏仁叫做抢——“抢青”;在苦杏仁将要成熟时,男女老少一起上山抢摘杏果,那是在抢钱。

  那是1972年秋初的一天,我到连桂公社(现属黄旗镇)采访,那里的干部,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二道桥子村抢到极端的故事。

  有一对青年夫妻,谋划独占一座山上苦杏仁树的计策。妻子脱了裤子巡山,边走边采,丈夫则拼命地抢摘。当妻子看到杏林后边有人影闪现,就光着屁股巡逻过去,围抢的人就被吓退了……

  丰宁境内的荒山野岭,沟沟坡坡,到处自然生长着苦杏仁树。这年,我到云雾山下的黄土梁子村采访,大队书记刘连德告诉我,苦杏仁全身是宝。它适应性强,耐旱、耐寒、耐瘠薄、抗盐碱。夏季在43.9℃高温下,生长正常;在-40℃低温可安全越冬。可栽种于平地或坡地。每进秋季晾晒好的苦杏仁,就成为供销合作社的大宗收购山货,城里的工厂进行脱毒加工,贴上土特产品的标签,上到居民家里的餐桌。

  苦杏仁,别名:杏仁。拉丁文名:Semen Armeniacae Amarum,为蔷薇科植物山杏。夏季采收成熟果实,除去果肉及核壳,取出种子,晒干。主治功能有降气止咳平喘,润肠通便。用于咳嗽气喘,胸满痰多,血虚津枯,肠燥便秘。主产区在河北、内蒙古、辽宁等省区。杏仁分为甜杏仁及苦杏仁两种。我国南方产的杏仁属于甜杏仁(又名南杏仁),味道微甜、细腻,多用于食用,还可作为原料加入蛋糕、曲奇和菜肴中。

  改革开放初年,王震将军来承德视察。他获知承德食品厂的厂长王宝林,主持研究出了露露杏仁露,得到将军的夸奖。已经是丰宁满族自治县领导的刘连德,当面给王震演示了利用砧木嫁接实生苗或山杏苗的繁殖法,这样,比直接用杏核栽种可提前两年结果。承德地区陆续发展苦杏仁树种植基地,供给露露杏仁露的生产。十多年间,它成长为年销售额数亿元的上市公司,王宝林也成为承德当时的首富。也就在其后不久,丰宁作为苦杏仁的主产基地,水星牌杏仁粉投产,开辟出了自己的市场份额。

  在贫困的年代,丰宁守着大山生活的人们,苦杏仁可称是他们的“摇钱树”,苦杏仁也的确是能够鼓起他们干瘪的钱袋子的金黄色山珍。现在,丰宁已经有100多万亩苦杏仁树,每年可产苦杏仁数万吨。

  刚过而立之年的李征,对山杏树、苦杏仁苦与甜的记忆,产生在少年时代。这或许成为他后来拯救“水星”的动力。

  李征出生在丰宁县城,毕业于南开大学国际贸易系。在大阁完小读书的时候,单调的食品店里,还没有什么可以解馋的零食。他和小伙伴们,跑到九龙山上,采摘青涩的苦山杏吃。假期里他和父母回家探望爷爷、奶奶,一起上山采摘苦杏仁,喝着奶奶给熬煮好的杏仁小米粥,它清香、微苦,真好吃。熬煮苦杏仁粥,要用勺子连续扬米汤200下,杏仁里的毒性轻氢氰酸消散而尽。

  春天的苦杏叶,清水浸泡去毒,合着玉米面做出的窝头,入口有清香的苦味。爷爷收起秋天的落叶,奶奶熬煮做出饲料喂猪,它也吃的香甜。苦杏仁树活到十七八年,算作老树了,爷爷砍伐它当柴烧。杏木含油,在炉膛里燃烧的噼啪做响,火苗子很旺。又到春天来了,老树根又生发出新枝,又开始开花结果。

  爷爷、奶奶吃了一辈子苦杏仁,奶奶用杏核油美发七八十年。奶奶享年94岁,体格健朗,耳不聋、眼不花,头发有多半是黑的。奶奶能够活到神仙一样的高龄,苦杏仁的功劳很大啊!爷爷尤其珍爱苦杏仁。杏核里边包裹着杏仁的薄衣,烧制出的活性炭,一斤可卖好几千元;用途广泛,用于提炼黄金,饮水机提纯杂质的主要是活性炭……

  自此,爷爷、奶奶、爸爸关于苦杏树的故事,让李征对苦杏仁树充满了崇敬和偏爱:山杏树不畏春寒和贫瘠的那种奉献精神,代表着北方,更代表着北方农民辛苦劳作的精神风貌。

  丰宁诗人边静,在1997年发表诗歌《山杏树》,赞美苦杏仁树全身是宝的珍贵价值。他把苦杏仁树绽放的的花朵,比喻为“北国的报春花”:“她把春天的第一条信息,”发表在了“北国大山的头版”;把杏花比喻为“玉盘”,把金黄色的花蕊喻比为“金盘”。进入夏末初秋季节,成熟后的金黄色的苦杏仁,“纷纷落进那些空荡荡的筐篮”。杏树呢,“最后干枯的身躯也要把寒冷的北方温暖。而你把根仍留在了深山,固守着贫瘠的家园。”

  苦杏仁树,是北方的摇钱树。苦杏仁,是山里人的救命特产啊。

  那年,叛逆的李征大学毕业,拒绝了有机会进入体制内的工作,与另外两个同学结为“三剑客”,在北京闯江湖。刚开始打工创业,遭遇欠房租3天的钱,被房东赶走住了3天地下通道。他们咬牙坚持,做电子工程收获了第一桶金。那天,李征接到故乡传来的一条信息:已经创办了25年的水星乳制品厂,已经走到了尽头:设备老化,低产高耗,水星出现了将要陨落的颓势。这个信息强烈唤起了李征对苦杏仁的亲密记忆。

  李征回到了故乡,对全县的苦杏仁资源及生产状况,进行了详细摸底调查。全县有十个十万亩杏扁基地,杏林产业却没有发展起来;有小加工企业,却没有龙头企业;全县丰富的苦杏仁资源,只能流入外地,定价的话语权落到别家人的手里,吃大亏的就是乡亲们啊!

  丰宁的苦杏仁,是天赐珍品,且有神奇的食疗价值,身价不断看涨。

  父亲就势试探儿子李征的决心:乡亲们捧着金饭碗啃窝头吃,你能不能把水星再升起来?

  学过国际贸易的李征,眼光看近也望远,对苦杏仁的实用、经济价值,进行了充分论证:继续生产杏仁粉,它的优势是能够传承苦杏仁所独具的中国传统医药学的文化,保全苦杏仁的入药、食疗价值,且市场价格低廉,普通消费者都能够买的起。

  苦杏仁作为一味药品、食疗保健品,存在于史书最早的记载,是在被誉为“上古三坟”之一的《神农本草经》,《神农本草经》:主咳逆上气雷鸣,喉痹,下气,产乳金疮,寒心奔豚;明代李时珍的名著中草药经典《本草纲目》记载:苦杏仁能散能降,故解肌、散风、降气、润燥、消积,治伤损药中用之。治疮杀虫,用其毒也。治风寒肺病药中,亦有连皮尖用者,取其发散也;在《华佗神医秘传》里,所载治疗咳嗽病症的药方,每剂药方配伍都有苦杏仁五六十枚。

  苦杏仁中含有苦杏仁苷,产生微量的氢氰酸与苯甲醛,对呼吸中枢有抑制作用,达到镇咳、平喘作用。所以,古今医家将其作为肺系用药使用,无论内伤外感,新病痼疾,凡涉肺脏,多用苦杏仁做主药进行治疗。

  国内外的现代医学家们,更研究出苦杏仁新的医疗、食疗价值:每日摄入少量杏仁粉,有利于心脏健康,更利于美容、养颜;有效降低新陈代谢综合征,缓解普遍存在的“三高”症。

  杏仁味苦下气,且富含脂肪油。脂肪油能提高肠内容物对黏膜的润滑作用,所以苦杏仁有润肠通便的功能。苦杏仁苷在经酶作用分解形成氢氰酸的同时,也产生苯甲醛,后者可抑制胃蛋白酶的活性,从而影响消化功能。

  1920年,美国Ernest Krebs博士,首次把苦杏仁苷分离出来,称为维生素B17,用于治疗肿瘤。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苦杏仁苷在美国、墨西哥等国家广泛流传用来治疗肿瘤。但有关苦杏仁苷的抗肿瘤作用,并未得到美国FDA的认证,在学术界一直存有争议。有关苦杏仁苷的抗肿瘤作用虽仍在争论,但在包括比利时、德国、意大利、墨西哥以及菲律宾在内的20多个国家内,制造和使用苦杏仁苷是合法的。

  李征进一步研究,苦杏仁广泛用于食品的加工,国内市场有很大的需求量;日本、澳大利亚、东南亚诸国,已经开始进口杏仁粉。老工人告诉李征,当年,一拨日本客商来考察企业,企图偷走、破解加工苦杏仁粉这项核心专利技术。他们在车间看的仔细,问的明白,话题围绕着苦杏仁粉的加工配料秘方打转转,却难以得手。设法窃取别人的企业核心商业机密,再进口原料加工,是日本企业很有“远见”的单赢策略。

  李征入主“水星”,遭受到备受打击的事情,莫过受2008年爆出的三鹿“三聚氰胺事件”的强力冲击。这家企业产出奶粉、苦杏仁粉,奶粉里从未检出过三聚氰胺,也受株连宣布被停产,那是李征最难熬过的一段日子。他坚持不放弃、不退出,下定决心,出资买断了这家企业的产权;投资2000多万元,埋头苦干重建厂房,全部更新了国内领先的技术设备。到2012年8月,水星公司的技术扩能改造全部完成,具备了年产3000吨优质苦杏仁粉,3000吨苦杏仁乳品的能力,全部销售出手,可以有数亿元的收入。公司成功投入批量生产,新老客户的订单不断飞来。

  我与李征继续“煮苦杏仁茶”论英雄。“当下,不断爆出企业家见钱起黑心新闻,干出坑骗消费者的勾当,为的是一夜暴富。”我问李征,“你想过要急发财吗?”

  “对经营企业的理念,我有自己的主见,首先不求暴利,不卖高价,不求得一夜致富。我要把水星公司,当做事业来做。”他喝了一口杏仁茶,沉稳地回复,“第二,苦杏仁是天赐珍宝,我必须坚持保持产品的绿色、无污染,要把消费者的生与死放在首位,保证消费者食用的绝对安全。第三,企业不能黑原料供给者,乡亲们种植杏仁树,采摘苦杏仁不容易。我要做到惠民、利民,才能持续建立更大、更多的杏扁基地合作社;管护好退耕还林、房前屋后的杏林,实行保护价、合同制收购。”今年夏末,李征再回故乡石人沟乡二道沟探亲访谈调查,了解到郝振东老两口,光采摘苦杏仁,就收入了一万五六千元,成为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李征的市场战略目标是多赢。对接丰宁县政府的林果产业政策,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稳步发展杏林基地。对以前的百万亩杏林基地,分期重新进行整合,第一期直接参与对其中20万亩基地的管护,让杏林种植户得到更多的收入;公司有了稳定的苦杏仁供应基地,扩大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更多地销往国外创汇,公司有了大的发展,给地方缴纳更多的税收。

  李征施行既定经营理念,已经让消费者得到了很大的实惠,性价比要超越液体杏仁露。一袋苦杏仁粉沏一杯杏仁茶,重量相当于一罐杏仁露。苦杏仁粉每袋售价1元钱,每袋含有60颗苦杏仁;而一罐杏仁露售价3元,所含苦杏仁30颗左右;苦杏仁粉的保质期达到两年不变质,这是液体杏仁露不能比拟的;多喝袋装杏仁粉,可以大大节约马口铁,适应了低碳、节能、节约资源的时代潮流。

  今年早春,比苦杏仁树花晚开一些日子,水星公司院里的老梨树,密密匝匝的梨花盛开了,水星牌杏仁粉正式投产。李征可以告慰爷爷、奶奶的在天之灵的大事情是:丰宁的水星在冉冉升起;他祈望洁白的苦杏仁粉,给消费者带去更多的健康、快乐与美丽……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延伸阅读

和合承德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日报社和和合承德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和合承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和合承德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