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屏版

讲述亲身经历 回顾英雄岁月

时间:2020-10-23 09:49 来源:和合承德网 0 缩小 放大 正常
0

70年前,新中国刚刚从战争的废墟上站立起来,可战火却烧到鸭绿江边,中国人民志愿军毅然出国作战,谱写了一曲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我们走近曾历经这段沧桑历史的战士身边。而今,他们已是耄耋老人,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但战场上的硝烟和浴血奋战的场景却历历在目。今天,让我们一起追忆那场震惊世界的战争,歌颂我们最可爱的人。


曲凤义:最光荣的纪念是身上的伤疤

0017

和合承德记者 杨建安

10月22日上午10时,走进曲凤义老人的家中,电视画面正播放着中央电视台关于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纪录片。

曲凤义今年89岁(实际年龄92岁),左耳的听力已经完全丧失,右耳也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需要贴近耳边大喊才行,可他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画面一帧帧地映入眼帘,再次勾起了他的回忆。

“惨烈啊,每天都是轰炸。”曲凤义说。

1950年底,曲凤义所在的65军195师583团跨过鸭绿江,是较早参加抗美援朝的部队。

据曲凤义回忆,从1950年底进入朝鲜,到1953年7月27日签订《朝鲜停战协定》,3年时间里,他参加了大大小小几十次战役,身上留下了不少伤口。

说着,曲凤义撩起衣服,在他的肚脐处、后背上,记者看到了弹片留下的伤疤。

“肚脐这的伤口就是炮弹爆炸后弹片扎进了身体,我当时一咬牙,自己把弹片拔出来了,后来经过抢救,算是捡回一条命。”

曲凤义的左耳也是被炮弹炸聋的,当时昏迷了半个多小时。

老人记忆最深的是一次敌人飞机轰炸,当时正值夜间,敌人飞机突然来袭,来不及躲进防空洞,飞机射出的子弹像豆子一样打成一条线,身边很多战友都牺牲了。

“战友很多都是新兵,没有战斗经验,飞机来了他们趴着,而我是躺着,用眼睛瞄着子弹路线,滚着躲。等我向战友喊话传授经验时,已经来不及了。”说着,曲凤义眼里泛起了泪花。

曲凤义1947年7月参军,经历过辽沈战役等一系列战役,积累了经验,这对在抗美援朝作战来说是宝贵的财富。

“咱们吃亏在没有制空权,其实对志愿军来说,没有前线后方的区别,都处在敌人飞机轰炸的火力范围,硬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和战术挫败了敌人。”曲凤义说。

1953年7月27日,中美在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定》,曲凤义忘不了这个日子。“当天,志愿军都沉浸在喜悦中,我们在朝鲜开城拍了照片,发了纪念章。”

说着,曲凤义又给记者拿出了照片和纪念章。照片上的曲凤义一身戎装,胸前佩戴红花,脸上带着笑意。这两样宝贝他珍藏了67年,看得无比珍贵,但他认为,最光荣的纪念就是身上的一道道伤疤。

“浴血奋战3年时间,志愿军出国作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打出了中国人战天斗地的精神,打出了几十年和平发展的环境。现在的生活好了,年轻人一定要珍惜,这是战士们用命换来的。”曲凤义说。


樊宪禄:为了保家卫国我无怨无悔

0023

和合承德记者 闫立辉 通讯员 朱守良

10月21日,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大型纪录片《英雄儿女》,讲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人物和英雄故事,再现全国人民万众一心、保家卫国的壮丽图景,坐在电视机前,今年已经88岁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樊宪禄双眼紧紧地盯着画面,自己出国作战的3年经历又浮现在脑海里。

1950年4月,年仅18岁的樊宪禄应征入伍,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第16军的一员。他和很多同龄的年轻人一起,前往东北佳木斯汽车学校进行为期10个月的驾驶技术培训,“当时到部队学习的都是国外的运输车,方向盘都是右舵的,学习完理论,再学习上下山、上下坡及绕大圈等高难度动作……”为了祖国和人民,他做着出征前的准备。

1951年2月,东北的丹东地区依然是寒风凛冽,宽阔的鸭绿江,横亘于中朝边境线,樊宪禄作为汽车运输志愿军,承担着艰巨的运输任务,从这里渡江,在黑夜中一路前行,去往未知的异国战场。

“第一天渡江的时候,上空最起码徘徊着300多架美军的战机,在空中不停地对地面进行密集的轰炸,鸭绿江上用钢筋水泥浇筑的大桥被炸毁,志愿军就用木头临时搭建,保障运输车辆顺利通过。”樊宪禄回忆起自己当时的作战情形,颇为激动。

车上满载着兵力、武器、弹药、汽油等重要战略物资,樊宪禄时刻紧绷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甚至在夜晚驾驶的时候为躲避美军敌机的轰炸,连汽车大灯都不能打开,只能摸着黑往前开,白天为了躲避美军敌机轰炸,就用白色苫布盖上整个汽车。

看着长长行进的汽车队伍,亲眼目睹自己战友被美军不幸击中而牺牲,樊宪禄只能忍着内心的悲痛,继续前行。

1953年7月26日,樊宪禄所在的部队正准备发起反击战役,迫使“联合国军”方面向朝中方面作出实施停战协定的保证,让人意想不到的是,7月27日,战争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此,这场战争宣告结束。

3年多时间,很多意气风发的战士将生命定格在青春年华,每一位保家卫国英勇牺牲的战士,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望着胸前这枚“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樊宪禄的眼神中透着坚毅。


周文贵: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刻骨铭心

0019

和合承德记者 张光明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如今听到这熟悉的旋律,周文贵依旧会热泪盈眶。尽管赴朝作战过去了近70年,但那段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仍深深地刻在周文贵的脑海中。

10月22日,当记者在柴场小区见到周文贵时,他和老伴正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虽然老人已90岁高龄,但精神矍铄,身体硬朗,讲起抗美援朝的经历,他声音洪亮,眼睛炯炯有神。

“我老家是廊坊三河县(今三河市),家里穷,没上两年学就在家务农了。”周文贵回忆说,1948年,18岁的他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军190师的一名战士,后跟随部队赴山西,参加了解放太原等战役,1951年跟着部队奔赴朝鲜。

部队在丹东市休整了7天后,接到命令出国作战。周文贵清楚地记得入朝的那晚,天气非常寒冷,滴水成冰,包中的粮食被冻成一坨,为了躲避敌人的轰炸,他们只能趁着夜色前行。抵达朝鲜后,周文贵发现战区内村庄都被炸成平地,见不到一个当地百姓,凛冽的寒风吹在战场的大地上,显得十分凄凉。

周文贵和战友们隐蔽在山林里,4架敌机盘旋在头顶不停地轰炸,不时扔炸弹和照明弹,战士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以防暴露目标。志愿军在朝鲜境内几乎全是夜行军,天一亮,部队就马上在路边的壕沟里、树林里休息,只要天一黑,部队就立即出发,快速前进。

“自从进入朝鲜,炮弹声从来没有停止过。”周文贵回忆,子弹随时可能落在身边,即使隐藏在防空洞内也不能幸免。有战争就有伤亡。最让周文贵痛心的记忆是他被编入掩埋组后,负责掩埋牺牲战士的遗体。当他回忆到一个来自上海的小战士被抬回后方的情景时,言语停顿许久,面色沉重,不想再继续讲述当时的悲惨场景。

“志愿军的强大战斗力,让敌人惊颤。”周文贵说,退伍回家后,他娶妻生子,儿孙满堂。

如今的周文贵老年生活很幸福,每天看书、读报一样都不落。“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段日子,教育孩子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继承革命战士的优良传统,这也是我作为一名抗美援朝老兵的责任。”说话时,周文贵精神抖擞,目光坚定。


张万福:参与板门店停战谈判保卫任务

0021

和合承德记者 黄永力

两天前,89岁的张万福老人拿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后,当场就把这枚沉甸甸的纪念章挂在了胸前。几天里,他一直挂在胸前,舍不得摘下。

这枚纪念章也勾起了他对70年前刻骨铭心的回忆。1950年8月对张万福来说是他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他还只是平泉杨树岭乡宋杖子公社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此后,只有19岁的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参军,不久,他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65军的一名战士。

在连队,他是一名步兵,武器是一门六零炮,长约1米,重10多公斤,身上还别着4颗手榴弹。就这样,他开始了大大小小的战斗。

后来,年纪小、个头小、人又机灵的张万福被调到警卫连,负责团长的警卫,那时起,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就是团长的手撸子、望远镜、水壶。不管白天黑夜,他和警卫连的战士们一点儿都不敢松懈,时刻防范敌人偷袭。

到了作战后期,开始了停战谈判,张万福所在的警卫连被调到开城板门店谈判现场负责保卫任务。“那时,40米远一个警卫,和外国军队的警卫近在咫尺”,张万福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当时谈判进行得并不顺利,半年多时间里,打打停停,停停打打。”

“红山包”战斗是谈判前的最后一场声势浩大的攻坚战。张万福所在的连队参加了此次战斗。手握冲锋枪,他们提前进入战斗位置隐藏起来,只等一声号令。在他们身后很近的地方就是榴弹炮、坦克炮,远方是火箭炮。战斗打响后,一时间,炮弹像雨点般砸向敌军的雕堡、地堡,山包被削去一层,企图占据高地负隅顽抗的敌人的结果可想而知。

也是在这次战斗中,由于离炮火太近,张万福的听力受到了严重损伤。直到现在,他需要借助助听器才可以与人进行交流。

“很多战友都牺牲在了战场上,当时,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手中抚摸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张万福老人深情地说:“这是党、政府和军委对我的关怀啊!”一向表情严肃的老人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关键词: 英雄,讲述,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