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 新闻 > 奇闻趣事

时间到!过敏季来了,怎么破

时间:2018-04-19 16:38:13  来源:新华网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天来了,又到了过敏的季节。花粉在风中旋转跳跃,过敏人群心惊胆战,只能在心里默念——惹不起,惹不起。

  其实,不只是花粉,这世上过敏原千千万。一旦你的免疫系统对某种物质过于敏感,你就不幸中招,出现各类临床表现。

  4月15日,知乎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联合举办了过敏主题线下分享活动。为了听医生一席话,有过敏知友出门前喷了鼻剂才支撑到现场,他询问专家:“我搬到南方去会不会好一点?”“绕道走”还是“正面刚”,怎么应对“过敏”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花粉过敏: “惹不起,躲得起”

  对花粉过敏患者来说,春天是他们的苦日子。

  植物要繁殖,人类要过敏,真是亘古难题。

  花粉过敏又叫花粉症,是指具有特异性遗传素质的患者吸入致敏花粉后,由特异性slgE抗体介导的非特异性炎症反应。其临床表现种类繁多:你可能感觉皮肤瘙痒;可能流鼻涕打喷嚏,鼻子堵甚至呼吸困难;你可能眼睛红、眼睛痒,动不动眼泪汪汪,还有可能胸闷、憋气出现哮喘症状……

  但过敏的你有很多病友。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医师孙劲旅介绍,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花粉症患病总人数已大于5000万。在美国的患病率是10%,在欧洲是0.7%—3%。在日本,三分之一人口对柳杉花粉过敏。在北京地区,呼吸道过敏的患者里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为花粉过敏。

  花粉过敏的一大特点,是有明显的时间性和地域性。对春季花粉过敏,症状出现在三到五月,对秋季花粉过敏,症状出现在八九月。如果对北方的蒿花粉过敏,那到了南方症状就能很快解除。

  如果某种植物在某个地区种植量增多,对其过敏的人群也会增加。孙劲旅说,和上世纪80年代相比,北京地区柏树花粉已增长了多倍,因此,对柏树花粉过敏的人群也显著增多。

  花粉过敏该怎么办?孙劲旅给出的首个建议是异地治疗。“惹不起,躲得起”,避开过敏原。如果没法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逃离”,在家可以安装新风系统,在外则要戴上花粉口罩。

  若采取这些方法后症状仍得不到缓解,就需要进行对症治疗,比如口服药;也可采取局部用药,如喷鼻剂,滴眼液。“另外还有研究表明,在花粉季节前的一到两周预防性用药,能使整个季节的症状有明显减轻。”孙劲旅说。

  脱敏治疗: 考虑值不值,适不适合

  回避过敏原的方法,是“认怂”。还有一种方法,是“正面刚”——进行脱敏治疗。

  脱敏治疗,是一种“主动免疫”。你对花粉过敏,那就给你注射花粉提取液,剂量由小到大,浓度由低到高,以提高你对花粉的耐受性。

  也有患者这么想——那我自己主动多接触过敏原,行不行?答案是——真的不行。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副主任医师关凯举了个多年前的例子。一个病人每年到春天就因过敏而打喷嚏、流鼻涕,他本着增强体质的想法,每到春天就拼命锻炼,到公园跑步。结果,越跑症状越严重,直到后来发生气胸,被送到急诊。“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脱敏治疗不是直接接触过敏原。脱敏治疗的剂量远远高于正常剂量,这时你体内的免疫系统才会发生改变。”

  脱敏治疗有好处。它有长期疗效,可以防止新的过敏原出现。而且,经过脱敏治疗的父母,其子代出现过敏的几率比没有经过脱敏治疗的要低。

  但是,关凯提醒,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进行脱敏治疗。

  “过敏原回避、药物治疗、变应原免疫治疗(脱敏治疗)这三个管理策略在风险、收益和成本上各有千秋,要对每位患者进行个性化制定。”如果前两种方法收效甚微,或患者需要高剂量药物才能控制过敏症状,或患者接受药物治疗时出现不良反应,则可以考虑采用脱敏治疗。

  脱敏治疗需要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脱敏治疗一般要三年,每周都得打针。“过敏种类的多少决定了你的费用。如果只有一种过敏原,使用国产制剂,一年花费两三千;但如果过敏原多,费用就上去了。”而且,有些患者在接受脱敏治疗后并不会出现明显好转。“所以,治疗后半年到一年内,我们要评估治疗效果。如果患者改善情况不好,又找不到可能的原因,就应考虑停止脱敏治疗。”关凯说。

  如果进行脱敏治疗,却在注射后出现过敏反应怎么办?关凯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若只是出现轻微过敏反应,则没有大碍;但若出现严重的多系统累积性过敏反应,就要分析究竟是何原因导致。如果不明原因,病人连续两次发生严重过敏反应,也要考虑停止脱敏治疗。

  儿童过敏: 孩子说不清,家长多留心

  成年人过敏,还能明确地向医生进行表达。对孩童甚至是婴幼儿过敏来说,问题就更加棘手。

  基本上,它得靠家长去“猜”。但孩子的过敏症状,经常会和其他病症混淆。比如,鼻子的症状通常被误认为感冒;呼吸道的症状被认为是支气管炎;出现腹痛、便秘就用抗生素治疗,结果过敏症状得不到控制,也延误了病情。

  北京儿童医院过敏反应科主任向莉表示,除了花粉,室内、室外的过敏原还有尘螨、蟑螂、霉菌、宠物等等。她也特别强调,如果儿童处在污染环境中,会加重过敏反应。比如,女性在孕期主动或被动吸烟,会对孩子的肺功能产生损伤。

  “很多家长关心,过敏能不能‘去根’。我们只能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在规范治疗的基础上,让孩子减少症状,让他不发作或减轻发作的严重程度。”向莉说,现在做得更多的,是“控制”过敏。

  如今,至少20%的孩子有过敏性鼻炎的困扰,三五岁以下的孩子,也是发病高峰人群。过敏性鼻炎可能导致学习障碍,社交心理障碍,影响儿童牙齿排列和面部骨骼生长,也会让婴幼儿出现睡眠障碍——孩子无法入睡,可能是鼻堵所致。

  儿童过敏性鼻炎和哮喘也密切相关。30%—70%的哮喘患儿合并过敏性鼻炎,30%左右的过敏性鼻炎患儿合并哮喘,共患率还有上升趋势。而且,中国儿童哮喘患者中,还约有20%的未控制哮喘。

  “孩子得了过敏性鼻炎,应该在早期给予管理和干预,减少哮喘发生。”向莉表示,如果真正发展成了哮喘,家长也要注意,不能“有症状就治疗,没症状就不管”。哮喘是一种慢性炎症,就算症状缓解,思想也不能放松。

  还有一种过敏,可能更加“隐形”,那就是食物过敏。婴幼儿没法表达“腹痛”,他/她只能不断哭闹。向莉提醒,婴幼儿最常见的过敏食物就是牛奶,这种过敏大多出现在混合喂养或者配方奶粉喂养的情况下,家长可以给这种孩子低敏配方的奶粉。“大部分儿童过敏,后期能发展成耐受,即前期不能吃的东西,后期可以吃了,但前提是需要进行早期识别和早期干预。”向莉表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和合承德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日报社和和合承德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和合承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和合承德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