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承德党史 > 党史宣教

【光耀燕赵】从“红医将领”到首任空军后勤部长一一河北籍开国将军谷广善(下)

日期:2019-10-18 09:05:39

b1.jpg

  (本期主讲: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赵胜军)

  开国将军谷广善,他是我军为数不多的“红医将领”之一。他自宁都起义后参加红军,从一名军医到空军首任后勤部长,再到负责航天火箭研发的开国少将,这一路走来历经多少磨炼,饱经多少风霜,又留下了多少感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中央军委任命谷广善为军委空军后勤部部长。离开军医的老本行到空军后勤部工作,对谷广善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他感到肩膀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谷广善没有退缩,他立志要干出个样子来。四年间,他领导空军后勤部制定了空军供给标准,接收旧中国遗留下来的机场542个,整修和扩建机场68个,组建了5个修建工程大队。此外,后勤部保证了航校、部队训练、作战的油料供应,开展了飞行员体检工作,还组建了空军医院和空勤疗养院。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谷广善的努力之下,空军后勤工作干得风生水起,各方面都走上了正轨。在这些傲人的成绩背后,谷广善又付出了怎样的汗水和心血?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正是因为他善于深入现场调查研究、从实践中总结经验,才能取得这样成绩。

  为了掌握一手数据,得到科学结论,保证工程质量,谷广善要求干部切实深入施工现场,认真检查施工全过程,发现问题及时报告。有的同志说:“咱又不是专业人员,就算是去了施工现场也看不懂,那不是浪费时间吗?”谷广善却说:“你可以听、可以问嘛,下去和不下去总归是不一样的。”

  谷广善不光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1957年,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批准修建格尔木机场。为了确定工程方案,谷广善早在一年前就开始安排技术人员,在工程部协同下进行了现场勘察,将易腐蚀的器材埋在盐岩之内,取得了无腐蚀的准确结论,还对盐岩进行了强度试验,为选址提供了可靠的数据。该机场建在厚度达17米的盐岩之上,无需人工铺设基层和面层,既省工又省料,维修起来也很简便,造价又低,只需要同等机场的七分之一。就这样,1957年秋天,世界上第一个天然盐湖机场修建完成了。

  谷广善踏踏实实干工作,就像一颗螺丝钉,哪里需要就往哪里钉。后来,他从空军部调到第五研究院工作,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依然坚持深入现场调查研究的工作作风。

  1964年,三线建设工作开始。为了科学精准选点,谷广善带领工作人员在全国各地开展调研。第二年7月,调研成果出来了,还形成一份《做好准备,抓好五个方面的工作》的通知,详细阐述了各阶段的工作原则、工作内容、必备条件和审批程序。

  但是,这还不算完,让谷广善操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因为一些工作人员缺少搞三线建设的经验,对业务不熟悉,所以在工作中手忙脚乱,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了取得典型经验,指导全部三线建设工作,谷广善亲自带领工作人员去往遵义地区蹲点。

  1965年,他的足迹踏遍了十来个省,勘察了一百多个深山峡谷。能通车的地方,他乘坐吉普车日行百里赶过去;不能通车的地方,他步行、趟河、爬山、钻洞也要去。

  有人帮着谷广善统计过,仅天然洞他就去过三十多处。这些洞,洞口荆棘丛生,洞内忽上忽下,有的洞口还位于半山腰,登高爬低很是危险。同志们担心谷广善的身体吃不消,更怕他遇到危险,所以劝他不要爬上爬下,可他压根不听,总是要亲自进洞勘察才能放心。就这样,谷广善掌握了一手资料,说服大家放弃了许多利用价值不大的山沟和天然洞。

  谷广善不怕辛苦不怕累,就怕人们不考虑实际情况,不按程序办事。他在进行实地勘测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去河滩看看积沙的深度,测量沙子的总量,观察岩石粉碎沙子的可能性。他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在每一项工作中都显得非常可贵。

  在多年的基建工作中,谷广善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这些经验系统完整,对之后的科研基建特别是三线建设,具有非常现实的参考意义。

  他还总结出“三结合”“四阶段”“把四关”等先进经验。“三结合”指的是使用、设计、施工三结合以及领导、技术人员、工人三结合;“四阶段”指的是图纸设计、施工准备、施工管理和竣工验收四个阶段;“把四关”指的是审图关、器材验收关、现场监督关、验收关。

  可以说,这三项经验是谷广善和基建部门最突出的创造。然而,面对四面八方的称赞和荣誉,谷广善从不居功自傲,他总是谦虚地说:“我们对基本建设经验总结得还不够,尚需继续学习、深入总结提高。”

  谷广善干工作认真又踏实,忙起来几乎像个陀螺。为了落实任务,他年年带着中央和上级领导的指示,向有关省区党政和部队领导汇报情况,协调计划、组织队伍,解决问题。

  有人说:“谷广善资格老,面子大,跟中央各部部长、各军区司令都很熟。再大的领导,就算是睡着了,谷广善也能把他叫起来。首长拍板要办的事情,别人去了可能办不好,他去了一定能办好!”

  谷广善听了这话却摇摇头。在他看来,这可不是因为他的面子大、资格老,工作上的事情,都得正经事正经办,只要意见合情合理,放下面子和架子好好谈,不管是上级领导还是下级部门都会给予支持。

  谷广善在工作中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还啃下了好多硬骨头,是个攻坚克难的能手。他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究竟有什么制胜法宝呢?

  谷广善的制胜法宝就是——善于团结协作,发挥组织协调能力,关心群众,动员群众。

  在修建部工作期间,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修建工作离不开地方党和政府、各军区的大力支持和民工的支援。为搞好军民关系,提高工作效率,他对1954年参加修建工作的十几万民工实行工程管理和生活供应相统一的制度,采用了计件工资制和先进定额办法。这个措施很快起了成效,不仅增加了民工的收入,还减轻了地方政府的负担。

  再以1956年10月开工的江西樟树机场为例,虽然国家多花了10万元用于改善民工的生活条件,还支出10万多元的移民调迁费,但是整个项目算下来,过去需要用1万多民工,这次只用了3000多民工;过去需要花费2500万,这次只花了1000多万。两相对比,国家节省了不少开支,这其中,谷广善的功劳可不小。

  为了保障民工的生活条件,谷广善在南方还搞了一些简易的冲澡设施,每人一个小蚊帐,伙食也改善了不少。为这件事,军委财务部部长余秋里同志还专门和谷广善谈了一次话。

  余部长说:“有人反映,说你谷广善拿着公家的钱发善心,不是用民工,简直是办疗养院。”谷广善却说道:“民工每天干活将近10个小时,很是辛苦,他们生了病,还得我们出医疗费。给他们弄个蚊帐,花钱不多,只要他们能休息好,不生病,我们不花医疗费,有什么不好?到了年终,民工能带些钱回家,地方也减轻了负担,最主要的是国家节约了投资,工程质量有了保证。”这一席话说得余部长连连点头,改变了之前的态度,还表示完全支持他的做法。

  半个多世纪以来,凡是谷广善工作过的地方,同事们给他的评价就是两个字——好人。大家都夸他是个好党员、好干部、好领导。他讲原则、讲大局、守纪律、有追求。争名夺利的事,别人抢着干,他不干;无名无利、受苦受累的事,别人躲着不干,他干。

  1948年11月,东北全境解放。为了实现中央关于“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战略部署,东北野战军放弃休整计划,准备入关作战。入关前,运输问题成为后勤工作的重要关键。

  当时铁路不通,主要依靠汽车运输,东北野战军有五个汽车团和一个汽车大队,共计1400多辆车,于是后勤部决定成立运输部。但是,谁来担任运输部长呢?担子重,任务难,讨论了一天也没有结果。第二天,大伙又把这事儿拿出来讨论。身为后勤部参谋长的谷广善主动请缨,要求担任运输部长。

  钟赤兵和李聚奎两位部长说:“既然这样,以后你就是后勤部参谋长兼运输部长。”谷广善却说道:“参谋长兼运输部长恐怕会影响工作,我就专心搞运输吧。”

  这事儿汇报到罗荣桓政委那里,罗政委把谷广善叫到跟前,说:“人家都向上争着当官,你呢,却一个劲儿向下溜。你为什么不同意参谋长兼运输部长?”谷广善说:“运输部工作确实很重要,又是新事情,兼职可能影响抓运输,还是不兼的好。”看他这么坚持,罗政委只能点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1960年,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还撤走了全部专家,这给五院的科研、基建等工作带来严重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谷广善接下了烫手山芋,就任五院副院长。上任第三天,他在列席党委会发言中指出:“苏联专家撤走,是坏事也是好事。过去专家和我们结合,现在我们和全国结合,我们还可能搞得更好。”

  为了加强基本建设、改善后勤供应,谷广善在两个月内登门走访了国家计委、一机部等许多部门和有关领导,落实解决了很多问题,使全院职工的生活得到一定改善。

  在他的努力下,工业建设也取得了进展,特别是2个试车台、2个风洞和50多个实验室投入使用,为年底我国第一个仿制生产的近程导弹连续飞行试验成功做出了贡献。基建部门的工作人员经常说:“我们的航天精神是谷广善同志带出来的。”

  1975年6月30日,中央决定让谷广善担任第七机械工业部的顾问,从此,谷广善退居二线。离休后,他始终关心着航天事业,不顾自己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积极参加重大的航天活动,为航天事业的发展献计献策。上级领导委托他抓三线基地的生活问题,他克服种种困难,顺利完成了任务,充分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2007年7月4日,谷广善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谷广善将军堂堂正正地做人,实实在在地干事,他从来不讲自己的历史贡献,以致许多人不知道他的经历。他两袖清风,廉洁奉公,艰苦朴素,公私分明。身经世纪创业艰,心底无私天地宽,他的精神永远值得后人学习。

中共承德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承德日报社承办
联系电话:0314-238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