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承德党史 > 党史宣教

姚铁民

日期:2019-06-03 10:57:40

  姚铁民(1898-1944)幼名姚广凯,1898年8月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望台乡北河沿屯贫苦农民家庭。身为长子,幼小时就懂得为父母分忧,为了养育三个弟弟,9岁就给地主家放猪,吃了很多苦。12岁时父亲竭尽全力送他去学堂读书,他学习勤奋,深受老师的喜爱和同学们的尊敬。18岁时高等学堂毕业,在辽东半岛上一个偏僻的山村也算“大知识分子”了,但他没有到外地谋职,替父亲担起了养家的重任,给地主家当了长工,第二年结了婚,可是长工吃住都在地主家,只有换季时才能回家团聚,受尽苦难。自幼受正值、刚毅、善良父亲的教诲,他性格刚毅,好助人为乐,打抱不平。7年后他看透了剥削阶级的本性。告别父母妻儿,毅然离开家乡寻求出路。1923年,姚铁民参加奉军(东北军),作为一个新兵,他表现的十分勇敢,受到长官的爱戴。

  1931年,日本关东军炮轰沈阳北大营,发动了震撼世界的“九·一八”事变后。姚铁民随军撤退关内。1934年他得知母亲病逝,冒死回家探望,期间秘密组织一些人,向他们宣传全国抗战形式及团结起来跟日军斗争,才能不当亡国奴的道理。后来又返回关内。他所在的部队又从抗日前沿的北平调到西安。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他对国民党消极抗日,感到失望,忿然离开了栖身14年的东北军,寻求抗日救国之路。

  他离开陕西到北平以各种职业做掩护进行抗日活动。恰在此时,焦若愚、苏梅等东北大学的学生,在北平所组织的请愿队伍迅速扩大,姚铁民立即投入到请愿行列中,被国民党政府抓捕入狱。

  1937年9月,平型关大捷胜利喜讯传到北平第二监狱以后,狱中300多人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下举行暴动并取得成功,姚铁民随暴动队伍来到了平西斋堂地区外十三村。被编入邓华十一支队三十三大队十一连担任司务长(管理排长)职务。

  1938年6月,姚铁民随第四纵队挺进冀热边区。由平西斋堂出发一路打南口、克昌平、战沙浴,直抵长城外的热河省兴隆县城。18日四纵包围了兴隆,在攻城战斗中,姚铁民带领战士们表现得非常机智、勇敢,为攻城战斗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0月,第四纵队主力撤往平西之后,只留下陈群、包森、单德贵三个支队坚持当地的游击战争。

  姚铁民编入冀东八路军包森第二支队,活动在兴隆县半壁山、寿王坟一带。热河省的日伪当局,见八路军大部队已跨过长城,便卷土重来,把仇恨发泄到这支伤残的游击队伍上。为避开锋芒,姚铁民等人带领伤病员,在热南的深山区同敌人绕圈子。组织当地穷苦百姓,寻机打击敌人。经过多日侦查,发现每日都有一队日军上午10点左右由遵化来到半壁山据点,经半壁山南沟,下午返回。于是姚铁民、赖邦等游击队27名勇士,动员了数百名群众,在半壁山南沟设伏,毙俘日伪军50多名。姚铁民等27名勇士乘南沟大捷之势,一股作气拿下佛爷来,攻克了半壁山据点,开仓济贫;之后在寿王坟南沟作战,俘敌30多人。姚铁民办事沉着,遇事冷静,胆大心细,作战勇敢,富有军事才能和组织能力,成为包森的得力助手。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3月,包森、姚铁民等17人来到遵化县北部山区活动,依靠当地群众,摸清附近几个据点的敌情,利用黑夜拿下了东新庄子据点,17勇士力克80多敌人,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打掉了敌人的威风。

  冀东日伪当局,便集中两万多兵力在长城内外进行大“围剿”。包森与姚铁民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换上百姓衣服,融化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

  1939年4月26日,姚铁民与化妆成百姓的贾振远、马兰田、年焕兴在遵化城北的张家坟屯帮百姓脱坯,近中午时,从南边走来3个人,一人在前,两人在后。他们警觉起来,前面的人走近后,他们大吃一惊,此人是包森支队的侦查员王振西,但他两个月前被捕了,现在出现在这里,肯定有情况,王振西向他们交换了眼神,低声说:“后面两个是敌人”,王振西继续向前走,后面两个人到跟前出其不意被捉住。原来遵化日本宪兵队长赤本想抓包森,便从狱中提出被捕多日的王振西带路,王振西想到这是逃跑的机会,就答应了,赤本让王振西走在前,他和翻译扮成商人在后,远处尾随有大批日军。

  姚铁民他们从老乡家找来猪毛绳,捆上赤本强制押到侯家寨,尾随赤本的日军发现队长失踪,便往北山追赶,姚铁民他们将赤本带到长城北侧开庄鹿羔子峪,日军穷追不舍,赤本又耍赖不走,姚铁民他们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对赤本进行简单审讯后就地处决,为冀热边人民除了一害。翻译说赤本是日军大佐,宪兵司令,日本天皇的表弟。为寻回赤本,日军出动多架飞机,到处撒传单,愿以50挺机枪为交换条件。对此,包森、姚铁民一笑置之。包森支队在长城内外出奇制胜,军威大振,当地劳苦群众纷纷加入这支抗日队伍。

  姚铁民为解决军需物资,便与同乡在遵化县任伪大队长的王玉甫联系,在他的感召下,王玉甫暗中为抗日队伍当“后勤”,并为姚铁民家中老父和妻儿稍平安口信并带去44元钱,有人告密后姚铁民家中常有敌人盘查。为了他家的安全,“牌长”谎称姚铁民已去世,注销了他的户口,至此,姚铁民有家不能回。

  1940年元旦,冀东区党委负责人李运昌、包森等人在遵化县葛老湾召开会议,决定建立地方抗日政权,开辟小块抗日游击根据地。姚铁民被派到遵化八区接受短期培训后,于3月被任命为跨越长城的第一个联合县,即迁(安)遵(化)兴(隆)联合县第一任县长。当时县政府只有3人,除姚铁民外,另外有张惠和祖治国。县政府没有固定办公地址,县长到哪里,哪里就是县政府,整天围着山转,是个“背包”政府。迁安县西山,遵化县北山,兴隆县的驴儿叫、白马川、中田、宝地、大山、解放、成功、天明、沙坡峪、黑峪沟等村都曾设过县政府。姚铁民每到一地,宣传中共的抗日主张,团结各阶层人士一致抗日;组织群众建立区、村政权,发动青年建立民兵武装,扩大根据地范围。由于人手少,他们便以频繁的活动来弥补;因为任务重,他们只好日以继夜的工作。在兴隆、遵化、迁安交界的山区中无有一村不留下他们的脚印,无有一户没参加过他们召开的动员会。就这样,培养了大量的抗日积极分子,不久迁遵兴联合县下设了13个行政区,所属的200多个村庄分别建成一面或两面的抗日政权。

  姚铁民严格遵守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深切同情群众的饥苦。由于斗争的需要,加之经济条件有限,经常是身背褡裢或背篓,破衣烂衫,走村串户,加上他说话和气,平易近人,人们亲切地称他“姚花子”。青年们把他当长辈,老人把他当孩子,根据地的群众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他的故事至今还流传着许多。

  在日伪实行“强化治安”、“围剿”、集家并村等活动中,在抗日军民的打击下,往往不能如愿。抓不到八路军、游击队,便在老百姓身上发泄,见人就杀,见房就烧。遵化县红山口盆搂峪村,廖金柱家是抗日队伍落脚的地方,他家房子被烧了3次,他的母亲亲自将廖金柱交给姚铁民,要儿子为抗日出力,此后,廖金柱便成了姚铁民的警卫员。

  1941年,日伪在冀热边地区的统治更加残酷,抗日斗争也更加艰苦,为了扩大战线,组织长城内外群众更大范围地打击侵略者。9月,中共冀东区委为了开辟新区,决定抽调精干力量组建以丰滦迁联合县长高敬之为团长,迁遵兴联合县长姚铁民为副团长的“长城工作团”,深入到热河南部山区开展抗日工作,先后在兴隆境内天桥峪、河南大峪、车河川、柳河川,建立长达百里的秘密交通线,为抗日武装和党政机关干部活动开辟了道路。

  1942年冬季,姚铁民组织兴隆东南部山区民兵,割断石井子至兴隆与迁安(西)边境龙井关电话线50多公里,破坏道路桥梁10余座,使日伪交通、电话中断半个多月之久。

  1943年2月8日(农历正月初四),姚铁民和总区长张国兴、区长张惠等12名干部,在兴隆县蘑菇峪乡双塘沟梁永顺家研究工作时,突遭日伪军300多人的包围,姚铁民、张兴国、张惠等人不幸被捕,被押至宽城镇据点。姚铁民被关押时,为了迷惑敌人,自称名叫宋德,是一名队长,未暴露真实身份。敌人施用了木棍打、拳脚踢、压杠子、灌凉水等酷刑,打得遍体鳞伤,但从未吐出半句真言。后来姚铁民被押往喜峰口和青龙监狱,因其在担任迁遵兴联合县长时接触人较多,他的真实职务终被汉奸告发,于是日伪急将姚铁民等“要犯”解往承德监狱。在押的1000多名“犯人”中,姚铁民是“政治犯”中职务最高的,引起伪热河省当局的高度关注。

  日伪当局妄图从姚铁民身上打开缺口,获得共产党和八路军重要机密情报,施用各种卑鄙手段,并以优厚待遇,引诱姚铁民投降。姚铁民对日伪的高官厚禄诱降,嗤之以鼻,严辞拒绝。日伪见软的不行,当姚铁民的面,枪杀了张国兴,张惠等人,然后动用酷刑:灌煤油、辣椒水,烙铁烫、绳子吊、军犬咬、插竹签、上“老虎凳”等,使姚铁民多次昏过去,骨折数处,成为残废。但姚铁民坚贞不屈,以他钢铁般的意志和大无畏的气概,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

  日伪当局在姚铁民身上没有捞到一点油水,又见他成了残废,认为他已失去活动能力,于是再次劝降。姚铁民义正辞严地说:“一个爱国志士,绝不能放弃抗日救国的立场,只要我一息尚存,就要战斗。虽然我已残废,但我有一张嘴,还会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即使我死了,我的同胞,我的后代也要抗日,彻底消灭日本侵略军。”就这样,日伪的劝降又以失败告终。

  1943年9月,姚铁民在狱中组织越狱未果,日伪查清越狱组织者是姚铁民后,判处他死刑。姚铁民预感到日伪最后要对自己下毒手,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精神激励自己,采用狱中绝食方法对抗当局。同时他被酷刑折磨得伤病一天天加重,被打折的肋骨难得愈合,满身的伤口发炎,浓血不断地流淌,尤其煤油、辣椒水灌进肺部引起的肺气肿,使他大口大口地吐血。一名铁骨般的硬汉,仅一年多的时间,便被折磨成病入膏肓的残废人。1944年4月30日,姚铁民惨死在承德监狱中,其遗体被埋在水泉沟“万人坑”东面的阳坡上。

  1962年7月,根据烈士家属的要求,在姚铁民的老领导焦若愚、徐志等人的安排下,承德专署及承德市各界人民,怀着无限沉痛的心情,在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举行敬送姚铁民烈士灵柩大会。至此姚铁民烈士的灵柩移至辽宁沈阳革命烈士陵园安葬。

中共承德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承德日报社承办
联系电话:0314-238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