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承德党史 > 党史宣教

白乙化

日期:2019-06-03 10:56:41

  白乙化(1911年—1941年),原名白容欧,字野鹤,人称“小白龙”,满族人,1911年6月11日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石场峪达子营。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经校方同意,保留学籍回家乡抗日。1932年5月在家乡组建“平东洋抗日义勇军”,任司令,由于他好穿白衣,指挥作战灵活机动,人称“小白龙”。1935年参加“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被誉为运动中的“虎将”。1939年4月,任华北人民抗日联军副司令员;年底,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十团团长。1941年2月4日,在指挥密云马营战斗中不幸牺牲,年仅30岁。1944年5月,丰滦密联合县在降蓬山下为其树立了“民族英雄”纪念碑。1954年4月,人民政府将其迁葬于石家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白乙化烈士一生短暂,其人性情豪迈,有胆有识,智勇双全,功勋卓著,浩然正气,永垂青史!

  少年尝尽仇滋味

  白乙化幼时家境贫困,在他7岁那年,其父出外谋生,村里来了一些采矿的日本人到处勘测,寻找矿藏。母亲得知有日本人在他家祖坟附近掘地钻探,便不顾身孕,赶忙去进行制止。蛮横的日本人不仅毫不理睬,反而照着白母的腹部猛踢,白母当场晕倒,回家后就流产了,不久便含恨离开了人世。凶残的日本强盗夺去白家两条人命,白乙化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复仇的火种。

  白乙化自幼天资聪慧,而且勤奋好学,13岁时就能吟诗作画,写得一手好字,乡里人以“白秀才”称之。同年,他在亲友的帮助下考入了辽阳中学。在读书期间,他就带头“抵制日货”,参加“不买洋货,要买国货”的爱国宣传活动。

  1928年,白乙化由于参加爱国宣传活动而被迫停止中学学习,怀着从军救国的志愿,考入沈阳东北军教导队,不久升入东北讲武堂步兵本科。1929年,因不满军阀混战,离开讲武堂赴北平入弘达中学补习,同年秋考入北平中国大学政治系。在大学读书期间,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大量进步书籍,逐步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世界观。1930年秋,白乙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既壮满怀抗敌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沦陷,白乙化面对沦陷的大好山河,怒发冲冠,悲愤满怀,在北平中国大学读不下去书了。他向校方提出抗战申请,其中写道:“大敌当前,还能有心求学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吾当先去杀敌,再来求学。如能战死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吾愿得偿矣!”校方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决定在抗敌期间,保留其学籍。1931年秋后,白乙化只身返回家乡辽阳,置身于吕方寺高级小学,以教书为掩护,联络四方志士,秘密积蓄抗日力量。1932年5月,他告别怀孕三个月的妻子邹广娟,带领三位抗日志士,奇袭了辽阳警察局,夺取了10支步枪。在此基础上,举起“平东洋”大旗,振臂一呼,八方志士应者云集,组建抗日义勇军。白乙化自任司令,率领这支抗日队伍转战于辽西、热东地区,在鸽子洞、沟帮子火车站、凌源镇等地给日伪军以有力的打击。抗战队伍迅速发展到3000余人,由于他好穿白衣,指挥作战灵活机动,义勇军战士送给白乙化绰号“小白龙”。

  1933年春,白乙化所率抗日队伍粮弹不济,退入关内,在迁安县冷口被国民党三十二军强行缴械遣散。他含恨又回到北平中国大学,插入政治系13班继续读书。1935年夏,白乙化大学毕业,留校文书股任职,并参加中国大学学生会工作。白乙化身在北平,心在沦陷的东北,他和董毓华(王仲华)等联合东北籍同学成立了“东北问题研究会”,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1935年12月9日,北平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大中学生抗日救国示威游行。为了阻挡学生参加请愿活动,这天清晨,国民党当局派军警把守中国大学校门,不许学生出入。白乙化和董毓华带领百余名学生乘着学生代表与军警交涉之机,逾后墙而出,沿途联络和接应了师大女附中、市立女一中等校学生,最早抵达原定集会地点新华门。学生们向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何应钦请愿,毫无结果,遂改请愿为游行示威,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白乙化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途中遭到军警镇压,双方展开搏斗,混战中白乙化打倒了几个军警。

  12月16日,北平城又爆发了更大规模的学生爱国示威游行。白乙化和董毓华率领中大学生和弘达中学一院、北大法商学院的学生作为第二大队向预定的集会地点天桥进军。途中遇到国民党军警、宪兵和大刀队设下的多道拦阻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指挥学生化整为零,巧妙地避开拦阻,全部按时到达天桥,参加了抗日示威大游行。在这次爱国学生抗日游行示威运动中,白乙化奋勇当先,积极组织学生集会和游行,以勇猛无畏的行动赢得了“虎将”的称号。

  “一二九”运动中,仅中国大学受伤的学生就达100余人,白乙化等为揭露国民党当局镇压爱国学生的罪行,以北平学联的名义,于12月22日在中大逸仙堂举办了血衣展览。白乙化为展览写了大字横标:血淋淋铁的事实!1936年2月21日,北平反动当局开始大肆搜捕参加“一二九”运动的爱国学生。下午,白乙化正在北大法商学院的学生抗日大会上演讲,强烈要求国民党政府出兵抗日,收复东北,被冲进会场的军警逮捕。27日,北平国民党当局慑于社会舆论的压力,不得不释放了白乙化等学生。

  绥远军垦励新兵

  1936年夏,白乙化奉党的指示,赴绥远省(现内蒙古自治区)和硕公中垦区(又称东北义勇军垦区)工作,不久担任中共垦区工委书记。他一面参加开荒,一面开展抗日救国运动,发展党组织。根据垦区青年多(大部分是东北籍学生)、抗日情绪高的特点,利用办小报、教唱抗日歌曲、组织爱国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启发教育他们,扩大党的影响,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为了进一步激发垦区民众的爱国热情,白乙化亲自谱写了《垦区歌》:“乌拉山旁,黄河套里,开辟我们的新天地。吃饭就得做工,做工必须努力。不受剥削,不分阶级,镰刀锄头是战胜一切的武器。我们今天流汗,明天流血,结成了铁的队伍,打回东北老家去!”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白乙化积极筹备组织武装暴动。7月13日,白乙化亲赴北平把“西安事变”后被解散的东北军学兵队部分学员及北平爱国青年王志成、王亢、师军、王波、江鹤等80人接到垦区。10月14日至17日,归绥、包头先后失守,白乙化立即赴太原向中共北方局汇报并请示工作。19日,垦区内一伙反动分子预谋把垦区的武器交给国民党军队,中共垦区工委考虑到形势突变,因此组织了武装暴动,抢先夺下垦区的全部武器。第二天白乙化赶回垦区,当即整顿队伍,宣布成立“抗日民族先锋队”,白乙化任总队长,并率领这支新生的抗日武装南渡黄河,横穿库不齐沙漠,东进抗日。

  白乙化率部历经艰险,于1938年6月胜利到达雁北,与八路军三五九旅会师。他将本部干部全部抽出来送到三五九旅随营学校进行培训,学习作战,学习做群众工作,学习八路军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使队伍综合素质迅速提高,面貌焕然一新。同年秋,白乙化率本部配合三五九旅进行了粉碎日伪对雁北地区大举围攻的战斗,取得了毙伤敌一批、毁敌汽车40余辆的战绩。

  华北抗战杀倭贼

  1939年4月,白乙化奉命率部挺进到平西抗日根据地,抗日先锋队与1938年冀东暴动中诞生的冀东抗日联军合并,组成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王仲华(董毓华)任司令员,白乙化任副司令员。王仲华不久病逝,白乙化独自挑起了领导抗联的重担。他对部队进行整顿训练,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使抗联很快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6月18日,白乙化指挥抗联将进犯平西的日军大岛大队奥村中队300人截击于楼儿峪,激战三天。白乙化亲手用步枪打倒了敌人三个旗语兵,使敌指挥失灵。又先后三次率队冲入敌群肉搏,将狂傲不可一世的奥村中队打得溃不成军,毙死敌奥村中队长以下130余人。

  1939年底,华北抗联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白乙化任团长。1940年2月7日(农历腊月三十),白乙化率十团夜袭平西重镇门头沟,夺回被敌人抢走的大批粮食。2月底,日伪军近万人,兵分十路大举围攻我平西根据地,十团奉命阻击东北方面来犯之敌。白乙化率部与敌激战十多个昼夜,击退敌人在飞机、重炮掩护下的无数次进攻,毙伤敌300余人,击落敌机一架,敌人原计划40天的“大扫荡”,仅仅14天即被我抗日军民粉碎。战后,白乙化受到军区首长的表扬。

  1940年春,为了完成冀热察军政委员会提出的“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三位一体战略任务,白乙化奉命率十团挺进平北,创建丰(宁)滦(平)密(云)抗日根据地。平北,即北平以北地区,是伪满洲国、伪华北和伪蒙疆三个伪组织统治区的结合部,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八路军几次派部队进入平北,都以失败告终。这次,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肖克同志,亲自到十团驻地碣石村与白乙化研究了向平北进军的方案。白乙化代表十团向上级表态:“生不回平西,死不离平北,一定要夺取挺进平北的胜利!”

  为了迷惑敌人,白乙化制定了“梯次进兵”的方案,派三营及部分团直人员作为先遣队,于4月20日出发先期进入密云西部的水川地区,调查情况,宣传抗日,筹集粮草,为团主力到来做必要的准备。5月20日,白乙化亲自率领由一营及团直机关组成的第二梯队,从平西百宝岭出发向平北挺进。在离居庸关不远的南口、沙河之间,白乙化率部出敌不意地越过了平绥路,22日到达昌平的沙塘沟。当日上午,伪满洲军三十五团二营前来阻截,白乙化当机立断,决定给敌人以迎头痛击。狭路相逢勇者胜,他冒着炮火亲临最前沿,指挥一营痛击敌人,毙伤敌60余人,傍晚时敌人狼狈逃走。白乙化率部连夜出发继续东进,途经南天门歼敌伪满军一个排,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用十分钟即攻克琉璃庙据点,于5月28日在密云赶河厂与三营会师。

  长城内外任驰骋

  白乙化进驻平北后,对丰滦密地区的敌情、民情和地理环境做了细致的调查研究。鉴于密云西部云蒙山区地跨长城内外,又是伪华北与伪满洲国的结合部,山高林密,靠近平原,群众基础较好,因而做出了“以云蒙山区为中心开辟根据地”的战略决策。同时,提出了“集中主力于外线打击敌人,掩护内线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的战斗方针。白乙化从十团抽调40余名干部组成地方工作团,与上级党委派来的工作组一起深入云蒙山区、白河两岸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政权,6月份建起丰滦密联合县。白乙化又令三营七、八连在内线保卫地方工作,自己率主力一营北出长城深入丰宁、滦平等地进行外线游击作战,掩护内线开辟根据地。十团到平北不过几个月,就对日伪军作战百余次,开辟了丰(丰宁)滦(滦平)密(密云)抗日根据地,协助地方组建了丰滦密联合县,使我军有了立脚之地。

  为了吸引敌人注意,白乙化率部故意在大白天行军,将我军行止暴露给日伪军。敌人急忙纠集300余名日军追来,这股日军弄不清我军虚实,既不敢靠近发动攻击,也舍不得轻易丢掉这口肥肉,始终距我军几里距离跟踪前进。白乙化就这样牵着日军在大山里转悠了几天,一天夜里突然甩掉敌人,北上捣毁五道营子据点,接着东进重创小白旗的敌人,再南下袭破司营子据点,又北上攻克虎什哈据点。随后我军突然销声匿迹,几日后又出现在丰宁境内,歼灭大草坪据点伪满军一个营。白乙化率部驰骋丰滦密,充分利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指挥部队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惊呼:“延安的触角伸进了满洲!”外围的军事战斗牵制了敌人的兵力和精力,为内线开辟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丰滦密内线开辟根据地工作进展顺利,密云白河两岸大片地区的伪保甲政权被摧毁,抗日村政权和救国会、自卫军、儿童团等群众抗日组织相继建立。

  游击战术显神威

  7月,在实现了外线作战目的后,白乙化率部返回长城内密云地区。回来后,大力支持地方工作,采取措施加强根据地建设。白乙化从十团抽调出一批干部,协助地方先后组建起白河游击队、白马关游击队、四海游击队等几支区级地方武装。1940年7月,丰滦密联合县为培训地方干部、筹建基层党组织而举办了救国会干部培训班。白乙化多次为训练班演讲,并在训练班结业证书上题词勉励学员:“勇敢工作,艰苦学习,领导广大群众,为民族解放事业奋斗到底!”

  8月下旬,为了配合“百团大战”,白乙化率十团出击敌人连接伪满与伪华北的交通命脉平(北平)古(古北口)铁路,攻克小营车站,烧毁陈各庄铁路大桥。9月,为配合“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作战,再次袭击平古路。白乙化运用声东击西战术,先派人在金笸箩一带有意传出我冀东部队将要过潮河的消息,随后命令一营烧毁石匣附近的潮河大桥,造成我军将围攻石匣的表象。敌人信以为真,慌忙调集军队北上增防,白乙化却率军突然南下,乘虚直捣怀柔火车站,焚毁了停在车站的车辆军火。两次出击平古路,破坏敌人的交通运输,牵制敌人的主力部队,受到了晋察冀军区的表扬,并被授予一面奖旗。

  丰滦密根据地的创建,像一把尖刀插在伪满和伪华北的结合部上,引起敌人的极度不安。9月11日起,4000余名日伪军对丰滦密地区发动了为时78天的大“扫荡”,采取“多头并进”、“铁壁合围”、“反转电击”等多种战术,妄图一举吃掉十团,摧毁丰滦密根据地。面对强敌压境,白乙化制定了“敌进我退,到外线去打击敌人,开辟新地区”的反“扫荡”战斗方针。留下三营坚持内线作战,保卫根据地。白乙化率一营跳出敌人包围,乘虚插入敌后,取得了保育岭和达育等一系列战斗胜利,同时开辟了长城外的贾峪、对大峪、黄峪口和石匣、古北口以西的半城子、不老屯一带的大片地区。三营也在内线采用分散游击、集中歼敌等战术,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下连续打击“扫荡”之敌。敌人在我内外线夹击下,损兵折将,不得不于11月28日草草结束了 “扫荡”。白乙化又及时率主力返回内线,寻机打击撤退之敌,扩大战果。12月15日,一营在冯家峪伏击撤退之敌,一举消灭号称“常胜部队”的日军铃木大队哲田中队90余人,取得了此次反“扫荡”的最后胜利。

  反“扫荡”的胜利,坚定了丰滦密根据地人民的抗日信心,使丰滦密联合县由初建时的四个区迅速发展到八个区,抗日根据地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阶段。丰滦密人民信赖十团,更把白乙化视为传奇式的抗日英雄,“小白龙”的名字和事迹随着抗日烽火到处流传。

  勇战沙场洒热血

  1941年1月,中共平(谷)密(云)兴(隆)联合县委书记李子光由平西返回冀东,途经丰滦密。一日闲暇,白乙化陪李子光到密云赶河厂村西的龙泉庵游览。龙泉庵住持老僧久慕“小白龙”的威名,当他得知今天来访的这位八路军战士装束、浓须倒长的游客就是“小白龙”白乙化时,又惊又喜,当即取来笔墨,一定请他在禅院影壁墙上题诗留念。白乙化谦辞不过,接过笔来,凝神思索片刻,便挥毫写下五言律诗一首:“古刹映清流,松涛动夙愁。原无极乐国,今古为诛仇。闲话兴亡事,安得世外游。燕山狂胡虏,壮士志增羞。”

  1941年春节前夕,白乙化在马营村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研究部署新一年的任务。白乙化提出“把丰滦密根据地进一步向伪满统治区扩展,将武装斗争提高到一个新阶段”的目标,得到了与会干部的一致赞同。会上,白乙化还就周围敌情作了分析,要求部队在过春节时提高警惕,加强戒备,严防敌人的突然袭击。果然,2月4日(农历正月初九),伪滦平县警务科长关直雄(日本人)指挥道田讨伐队170余人沿白河川向根据地进犯,欲乘我军民过年之机捞点便宜。敌人刚到张家坟,即与我丰滦密的游击大队遭遇,双方迅速展开激战。白乙化命令游击大队且战且退,诱敌至鹿皮关,命令驻马营的三营抢占鹿皮关以北的白河西岸山梁截敌后路,命令驻赶河厂的一营赶赴白河东岸山梁布阵,准备全歼敌人。可是,敌人进至五道岭后,由于害怕我军伏击,没敢沿河川走,而是攀上马营西北的降蓬山山脊向南直插过来,与我一营相遇,激战随即在降蓬山西山坡上展开。战斗刚打响,白乙化就赶到前沿,手执令旗站到降蓬山顶一块大青石上指挥。警卫员害怕发生意外,硬把他拉下大青石。敌人很快被我一营击溃,部分残敌退到长城敌楼里负隅顽抗。白乙化见状又跃上大青石,挥动令旗,高声命令一营长:“王亢,冲锋!……”就在这时,长城敌楼内的敌人一枪击中了他的头部。白乙化魁梧的身躯无声地倒下了,为党、为人民、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年仅30岁。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中华儿女祭忠魂

  山河呜咽,幽燕同悲,壮志未酬,此身已殁。马营战斗我军歼敌117人,取得重大胜利,但白乙化的不幸牺牲使我军遭受了无可弥补的重大损失。噩耗传开,军民失声痛哭。4月,十团和丰滦密联合县在石城召开3000余军民参加的追悼大会,会上宣读了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为追掉白乙化同志而颁发的《告全军同志书》。《告全军同志书》指出,白乙化的不幸牺牲,“不但是八路军挺进军的损失,而且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一个很大损失!因为损失了一个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优秀指挥员,损失了一个有着长期斗争历史的坚强的党的干部,损失了一个曾为民族独立而不屈不挠、艰苦奋斗的中华民族英雄,损失了一个曾为阶级解放而再接再厉、英勇牺牲的无产阶级的先锋。”

  白龙已化青烟去,留取忠魂照九州。白乙化烈士虽死犹生,他的革命业绩和勇敢献身精神激励着广大中华儿女临难猛醒,同仇敌忾,奋勇杀敌,直到取得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

中共承德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承德日报社承办
联系电话:0314-238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