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 文章中心 > 老何妙文

闲聊《赤桑镇》里的“别扭”

时间:2016-05-20 10:15:38  来源:和合承德网 放大 缩小 默认

  何申

  非常喜欢京剧《赤桑镇》 唱段。当初,先有盒带,我抱着“砖头”录音机反复学唱,“自幼儿蒙嫂娘自幼儿蒙嫂娘训教抚养,金石言永不忘铭记心旁……”心里对包公和嫂娘充满了敬佩之情。

  后来就看整场,从包拯唱“恨包勉他为官贪赃罔上……嫂娘亲为此事来到赤桑” 开始, 往下吴妙贞(白) 好奴才!“见包拯怒火满胸膛!骂声包拯负义郎……”直至包拯唱:“小弟我放粮回,我孝敬嫂娘。”可不知为何,心里总感觉有别扭的地方。

  细想想,这里的别扭,应该出在剧情的设计和吴妙贞的唱词上。这出戏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北京京剧团改编的,本源是清代古典名著《三侠五义》。原著里包公的侄子叫包世荣,戏曲里改叫包勉;原著里是庞太师设计陷害包公,戏曲里变成包勉违法;原著里将此段放在五鼠闹东京时,戏曲里是陈州放粮时;原著里包三公子被冒名冤枉的最后洗清了罪名,戏曲里为突出包公的大公无私,把包勉活生生一刀铡了。

  必须说,这次改编,为裘盛戎、李多奎两位艺术家创造了一出代表作,为京剧增添一优秀剧目。但有点不合适的是,平白地给一门清正包氏家族硬弄出个贪官。包公若有灵,一定会提意见:各位,不带这么瞎编糟践俺们的啊!

  当然,戏剧作品是可以虚构的,对此无可厚非。问题是,在虚构的特定环境内,还需要有其自身的合理性。这里最大的不合理,就在包公和包勉是一起受教育的——“自幼儿蒙嫂娘训教抚养,金石言永不忘铭记心旁。”不光包公记心旁,作为亲生儿子,包勉更得记心旁。在如此家风里熏陶培养出的学子,怎么可能会出现“包勉他初任萧山县,贪赃枉法似虎狼”呢?从这两句唱词上看,这混球包勉简直是恶霸为官,连糊涂县官都不如。这就太不符合本剧自身的逻辑了。

  再说吴妙贞的唱词,就更别扭了。包勉违法,包公大公无私铡了他,吴妙贞痛儿心切奔到赤桑责怪包公,前面这个过程是合理的虚构。可问题是,吴妙贞不是一个没文化的村妇,她能教育侄子儿子自小学先贤,后还能够幡然悔悟道出:“为黎民不徇私忠良榜样”。这样有教养的妇人,又怎么能说出诸如:“谁知道你把那良心丧,害死我儿在异乡,有何脸面你活在世上”“ 你昧了天良!国法今在你手掌,从轻发落又何妨”“你休要花言巧语讲,恩将仇报负心肠”“你是个人面兽心肠!”等等。这已经不是责怪训斥,分明是一通臭骂!与吴妙贞身份完全不符。而且,剧中表明,此时包公已是朝廷重臣。身为嫂子,心里再有气,也不便对小叔子如此使用毒咒类的语言。

  戏剧情节、人物都可以虚构,但情节需要能自圆其说:人物则需有自己的个性语言,孙悟空说孙悟空的话,猪八戒说猪八戒的话。如果猴哥说出师傅的话,八戒说出大师兄的话,看《西游记》 一定会把人别扭坏了。

  必须肯定,半世纪前,就创作出这么一出戏,很不简单。或许是囿于当时的政治气候,为塑造一个英雄人物,别的就都不顾了。对此,我完全理解。不过,作为京剧爱好者,写篇别样观后感,鸡蛋里挑一点骨头,终是为京剧好,也望理解。

(编辑:李冉)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和合承德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日报社和和合承德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和合承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和合承德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