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文明树新风

首页 > 文章中心 > 老何妙文

为有真情动人间——读关于“塞罕坝精神”系列报道有感

时间:2014-04-04 09:06:15  来源:和合承德网 放大 缩小 默认

  何申

32431396562273687.jpg
55201396562273703.jpg

著名作家何申为塞罕坝先进群体题词

  这些时,我很关注《承德日报》关于“塞罕坝精神”的系列报道。连篇读来,珠玉盈盘,深感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对内对外宣传的实践。对内,《承德日报》刊登长篇通讯《功勋树——塞罕坝林场三代人52载在高寒荒漠地区创造世界最大人工林奇迹纪实》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又刊登了《永远飘扬的精神旗帜——“塞罕坝精神”启示录》,接着,又连续刊发了系列评论等数篇相关报道,高屋建瓴,洪钟大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对外,《河北日报》刊登通讯《为京津筑起绿色屏障——记塞罕坝机械林场先进群体》,《光明日报》刊登长篇通讯《塞罕坝之歌——河北承德塞罕坝机械林场几代人52年艰苦造林纪实》并配发评论(往下还有影视参与),声名遍播华夏。这些报道一经刊发,立即在社会各界引发强烈反响,河北省委、承德市委分别作出决定,广泛开展向塞罕坝林场先进群体学习的活动。在我的记忆中,对一个老典型的再挖掘再宣传,达到如此效果的,还很少见。借此机会,愿从个人与塞罕坝林场的接触与感受谈起,或许更能说明此次“塞罕坝精神”新闻宣传战役的成功之点和可贵之处。

  鲜花战场

  我第一次上围场坝上是1984年夏。文联组织采风,租一辆班车,拉着二、三十位作者,车窗车门哗哗响着前往,只感觉车、人就要散架了。爬到上坝的最后一道梁时,众人都困乏得不行,车身猛歪,我脑袋狠狠地撞在玻璃上。还好,玻璃没碎,脑袋起个大包。到山顶,车停下,众人跳下惊呼,我一手捂着头,一手指前方,说不出话——真真是彻底惊呆了,人世间竟然有如此壮观的茫茫林海、如诗画卷!

  那时完全没有旅游的概念,外人很少光顾这片遥远而又寂寞的林地。说来倒是承德的散文作者和诗人,还有搞摄影的,率先对这里产生了兴趣,不断相约前往。当时的机械林场,一片原生态模样,坑洼草路,老房一片,分不出个数来。只记得一排低矮的平房,就是招待所了,小屋土炕地炉子,棉被放太阳下晒,伙房现杀羊大锅炖。人们跑出去摘花,金莲花、干枝梅是首选。等到满载而归,羊肉也熟了,香气飘好远。

  当时林场周边没有明确的景点,采风是循着历史故事和传说去寻觅,如乌兰布通之战的将军泡子,康熙皇帝的点将台等。来往途中,就见了林场人们居住的房舍,院墙是用长短圆木或板子围着,房子低矮,窗子窄小,门往里开。经人一讲,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应对自然环境的艰难:冬季北风凛冽,简易的房屋还是低矮些安全保暖。雪积数尺,屋门如果向外开,就推不开了。即便此时是花草满坡的夏地,一阵暴雨后,院里院外也是泥泞一片,黑洞洞的屋门里,涌出一团柴草点着的余烟,有半大孩子愣愣地站在院门口,看着陌生的人们……

  多年过后,我还记得当时的心中疑惑:一是漫长的寒冬,冰雪世界,他们是怎样熬过?二是坝上寂寞,繁华南望。苏武执节、昭君回首。城镇生活,人皆向往,这林场众人怎么就能安然地长年生活于此?

  今天再看读此次发表的《功勋树》、《永远飘扬的精神旗帜》、《塞罕坝之歌》等文章,就明白了:这里有一个英雄的群体,有那么一伙勇于奉献的人们。他们很早就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这块神奇的土地。从全国18个省市调集来的369人,是这个群体的开路先锋。平均不到24岁的年龄,青春的热血就是在莽莽雪原中也能成为燃烧的火光……

  我有些后悔,当年从那些很不起眼的房前走过,不清楚里面住着的是一些为林场艰苦创业的功臣。我们把注意力太多放在鲜花上,忘记了应该到他们屋里去坐坐,看看他们的生活,献上一束花;我们把脚步更多地停留在历史的战场上,却没意识到这里也是战场,是开拓荒原造福后人的战场,而这场战斗在随后几十年里,愈发显出其重要历史作用。

  不过,我又欣慰,英雄是不会被人忘记的,今天的关于“塞罕坝精神”的连续报道,让我们在繁盛充盈的消费之中,带思绪走回遥远的坝上,并借助冬季林海的寒意,冷却一下物欲横流膨胀发热的头脑。对今人来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想,这是此次新闻宣传之役指战者的贡献之一。

  八月飞雪

  唐朝诗人岑参有诗:“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种景象我见过,就在塞罕坝。

  1996年10月2日,农历八月廿一。我和报社几位同志前往机械林场。时节不过才过八月中秋,大地正沐浴在温暖的秋阳中,金黄的色彩把塞北大地打扮得美丽华贵。然那天上了坝之后,忽然就见远方一片茫茫白雾迎面扑来,撞在车风挡玻璃上哗哗作响,这才发现,天哪!是雪,下雪了,还是小雪粒子。

  这才知道,“胡天八月即飞雪”,果然不假。在这一点,我是极佩服康熙的,他不修长城,视草原中原一体,守国之道,惟在修得民心。康熙是吸取了明朝的教训,明朝设“九边”,派重兵死守,结果也没挡住关外铁骑。

  明朝,朱棣迁都北京,崇祯亡国煤山,“那些事”让今人编了本书,看了时间一长也就忘了。留有两句名言,“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倒是好记下。不过,当年守国门挡的是外来的人,人之外还有何可守?时人不可知。岁月不居,往事如烟,不见了弯刀铁骑,远去了鼓角铮呜,今人皆知,北来的风沙日见疯狂,汹汹的要赛过弯刀铁骑了。

  面对风沙狂徒入侵,如今又有谁来“守国门,死社稷?”在那次八月飞雪的日子里,我们比较详细地听了林场建设的历史。就知道这样的人就在我们面前。他们有的还在战斗,有的已长眠地下。

  我们也激动,住在带圆拱门的小院平房里,几个人披着棉被商量稿子怎么写,然后去食堂喝烧酒,直喝得身上不冷了,再出去到实地感受一番。

  八月的飞雪毕竟不是隆冬的飞雪,隔日下午再走进林子,已不见千树万树的梨花,只有排排树木如战士的身姿直向蓝天,脚下则是厚厚的极富弹性的松枝。在缕缕夕阳的照射下,我们见到“王尚海纪念林”石碑。我们说:是他和他的战友在“守国门,死社稷”。

  关于这位前辈的业绩,本次系列报道写得十分详细,无须我再重复,那日我见到承德日报社总编辑王德光,问他《承德日报》这次推出“塞罕坝”这个重大典型的感想,他很激动,就说到当今人还应该要有“英雄情节”。比如,向王尚海学习,向塞罕坝的开拓者学习,首先要认定他们就是一批时代的英雄。向他们学习,就是向英雄学习,学习英雄社会责任感和勇于担当的精神,学习他们不畏艰辛乐于奉献的高贵品质……

  我与德光相识多年。我深知新闻工作者写作的成功之本,重在深入与感动。此次由他亲自挂帅,带领报社副总编周易和记者部主任张青龙共同撰写完成的“塞罕坝”典型报道就说明,深入了,才能得到第一手真实的素材,感动了,自己受感动了,才有可能写出感动他人的文章。当年,新华社记者穆青等人三写焦裕禄,才写出《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长篇通讯,采访期间,采访者和被采访者都为焦裕禄的事迹所打动、流泪,最终写出了至今也不过时的焦裕禄精神。

  此次,承德日报社从社长、总编辑到副总编、部主任、记者,都以极大的诚心投入到采写编全过程,金蛇舞尾,骏马昂首,几个月来,他们集中精力毫不放松,数次踏雪上坝,几番深入寻访,反复提炼升华,最终才有这些精品之作。

  顶风冒雪,不辞辛劳,这也是此次宣传战役成功的又一因素。

  擎天一树

  《功勋树》是这次新闻报道的开篇之作,亦为领军之文。以树为题,以树喻人,文笔雄健,结构精准,“寻梦”、“追梦”、“筑梦”、“圆梦”,人物、情节、感受环环相扣,如江水滔滔不绝而来。

  多年前,我也曾来到到坝上红松洼,去见那“一棵松”。旷野之间,远看“一棵松”并不很高大,而且显得孤单落寂。到了近前,再听人讲解,便明白这棵历尽沧桑的落叶树分明是一个奇迹,是它向世人证明这里可以栽树,可以成林,可以变成林的海洋,从而引发了林场的创建和诸位壮士的来到,终成就了今日的绿色大业。

  那时节,我就感觉这棵树有些神奇:或许就是上天授意它坚守在这里,向后人昭示着什么;或许是神鸟从远方衔来一粒神种,有意落在这里;还或许什么……

  有一天,就在距这“一棵松”不远的大山里,本来人迹罕见的乱石间,突然冒出些青烟,而且一天三冒,显然是有人生火做饭——有盗墓者!

  十万火急,我和文物、公安等人匆匆赶至,还是晚了一步:野灶破锅旁,又深又大的用巨石拱起的辽墓已被揭个底朝天,随葬文物洗劫一空。连夜追赶,追到临近“一棵松”,就有了缴获。

  要说的是,这些文物和墓葬表明,起码到了辽时,这里依然是水草丰美林木参天,是契丹人世代生活的地方,只是日后人类的不慎举动,才有了风沙横行之忧。

  苍天有情,青山不断。五十二年前,“一棵松”成为“功勋树”,让决策领导者痛下决心在此建场栽树,往下又有将士用命,鸿基伟业由此开篇,并终有今日之硕果。

  回及文题,此次新闻宣传之战打得胜仗,亦是靠领导心装全局,以守土有责的胸怀,点题、破题、组织、指导、以至亲自动手和外联,才有这等宣传效果。近两年,承德市把生态作为承德可持续发展第一资源,确立了“发挥优势,高点起步,开拓创新,绿色崛起”的总要求,提出建设国家级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实验区,建设美丽幸福承德的发展总目标。据总编辑王德光讲: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市委宣传部按照市委书记郑雪碧关于打造承德生态核心竞争力的有关指示精神,要求将承德生态建设作为传播承德声音,讲好承德故事,树立承德形象的重中之重。去年9月,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庆祥对承德市生态建设最大亮点,多年来承德生态文明建设成就的缩影——塞罕坝林场的宣传提出了明确要求,要求用全新的角度和时代眼光重新深入挖掘塞罕坝林场先进事迹,将其作为构筑生态文明伟大中国梦重大典型在全国叫响。在整个“塞罕坝”典型宣传工作中,张庆祥部长等领导做具体安排,研究部署,协调各方,这才使得此次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成果逐渐显现出来。

  我想,这更是此战役得以成功的根本缘由和重要保障。

  碧海明珠

  发表在《光明日报》头版的长篇通讯《塞罕坝之歌》和评论员文章《把塞罕坝的精神传播到每个行业》,对外讲,是承德形象的又一次展示。对承德而言,我以为又是一个信号,即对塞罕坝的宣传和展示,这仅仅是个开头,未来要做的事还很多。

  我当全国人大代表十年间,不止一次和其他代表到坝上,说是代表视察,但从我的内心讲,是在感受,并从感受中得到心灵的震动与净化。有一年初春,在那里的学校,正看到学生在食堂打饭。排着队的学生中,有兄弟二人,哥哥十岁读三年级,弟弟七岁读一年级,都住校。天还冷着,他们打饭用的是老式的铝饭盒,很薄,热汤菜盛进去很烫。哥哥戴一副旧线手套,上头处剪去一截,露出手指,这样既防烫,又可以把饭盆捧得牢些。弟弟站在一旁,端着两个馒头。我问他们家在哪里,说爸妈都在几十里外的林场“点”上,工作很忙,得到天暖了才能来看他们。这么小的孩子就独立生活,对城里的人来说,简直不敢想象,同行有的女代表忍不住流了泪。这是什么?这就是林场人们“献了青春献儿孙”!

  当然,孩子们住校学习生活,已比随父母在分场等处要好得多,他们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但我们还是有必要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里的历史与细节,知道王尚海纪念碑林,知道“六女上坝”的故事,知道望火点的孤寂、还有新一代林场人的继承与创新。

  今年年初我在《人民日报》发表散文《热河碧空》,讲述承德过去几十年是如何恢复山庄原貌,并下大力治理城市空气污染,马上就有北京朋友向我询问承德房价。当初我将学校那小哥俩的事写到文章里,也有人打听地址,表示要给予帮助。如今承德经济文化的发展很快,各方面都有很大的变化。但相比较而言,我们还不是很富裕的地方,还需要得到外界的支援和帮助。

  盛夏的塞罕坝林场,鲜花遍地,游人如织。一番欢乐归来,除了景致纳入心怀形象留于相机手机,还记住了门票、住宿、饭菜、游娱的价格,或许花得心疼,要埋怨几句。但又有谁了解今天这片纯净的天地,是谁用汗水乃至生命打造出来的呢?

  莫道他人无情,多半是不知真情。庐山影院一年到头只放《庐山恋》,引得多少恋人特意登山寻此情境,又让多少卖锁头的商家因“同心锁”的大量需求而生意兴隆;由此设想:林场的厂史馆也应该有向游人开放的展区,也有向游人播放的影像,也给有意为这里建设发展做些奉献的人提供机会……

  塞罕坝林场是一颗明珠,光华照塞北,光华遍九州。五十多年过去了,她的光芒依在,效应愈显,激励世人,共同为实现“中国梦”而奋力前行。

  我想,这次对“塞罕坝精神”的新闻宣传,如果是第一个战役。那么就可以自豪地说:旗开得胜!可喜可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延伸阅读

和合承德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日报社和和合承德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和合承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日报”、“来源:承德晚报”、“来源:和合承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和合承德网联系。